月度归档: 2021年7月

价值几亿的高端路由器只要1分钱,到底在薅谁的羊毛,你怎么看待低价中标?

近日,中国移动2021-2022年高端路由器和高端交换机产品集采陆续开标。此次集采共分9个标包,目前已有7个标包开标,总价值约10亿元。

其中:

标包2:华为70%、诺基亚贝尔30%;

标包3:华为57%、中兴14%、新华三29%;

标包5:华为70%、中兴30%;

标包6:华为70%、新华三30%;

标包7:新华三70%、锐捷30%;

[……]

继续阅读

继续阅读

5G TDD和FDD,谁对同步的要求更高一些?

在5G 网络中,用户到基站(上行链路)和基站到用户(下行链路)之间的流量通常是不对称的。这是因为用户下载的量要比上传的多得多。 在FDD(频分双工)中,上下两个方向的信道大小相同,同时在下行链路上可以通过256QAM 调制和高阶 MIMO (4×4) 等更先进功能,来满足下行下载带宽的增长需求。可以说,到目前为止对下行链路带宽的关注已经取得了非常好的成效。

但是,随着业务流量模式的变化,将[……]

继续阅读

继续阅读

OTN之G.709/G.872的解读(2)-编码增益怎么测量?

前向纠错编码(FEC)技术通过在传输码列中加入冗余纠错码,在一定条件下,通过解码可以自动纠正传输误码,降低接收信号的误码率(BER)。在WDM系统中,衡量FEC纠错能力的指标称为“编码增益Coding Gain ”,该增益越强表示纠错性能越强。

我们定义:编码增益CG是给定输出误码率下输入信噪比的差值。比如说在以Q因子来测量编码增益时,它指的是BER为1×10-15时所对应的Q值(18d[……]

继续阅读

继续阅读

5G承载(1):5G承载技术究竟做了什么?

需求可以推动技术的发展。5G时代的带来了丰富多彩的eMBB, mMTC, URLLC等数据业务,因此也对5G承载网的带宽、时延、时间同步精度都提出了更高规格的要求。相关需求如下图所示:

那么在网络结构上,这些需求主要体现在哪些层次。我们知道,与4G承载网的2级架构不同。在5G时代,由于CU、DU分离,5G移动承载网被划分为移动回传(backhaul)、移动中传(midhaul)和移动前传[……]

继续阅读

继续阅读

光与技术(3):光通信中光是怎么来的?

太阳光和灯光的本质是什么,与光纤通信中的光又有什么不同?带着这些问题,我们开始本期的《光与技术》之旅。

中国古代对光的研究比较久远。在科圣墨子所编著的《墨经》中有曰:“光之人,煦若射。下者之人也高,高者之入也下。足蔽下光,故成景于上;首蔽上光,故成景于下。在远近有端与于光故景库内也”。大体意思就说“光线照到人(光之人),人体所反射的光线好比箭射那样的直线前进(煦若射)。这样,人的下部在屏之高[……]

继续阅读

继续阅读

光与技术(2):由电到光的通信之路

在上一篇文章中,我们说到了电报的发明(1837年发明),也就是实现了目之所及的通信到真正长距离通信的转变。电报,把人们想要传递的信息以每秒30万公里的速度传向远方。被认为是人类无线通信的开端。
但久而久之,人们又有点不满足了。因为发一份电报,需要先拟好电报稿,然后再译成电码,交报务员发送出去;对方报务员收到报文后,得先把电码译成文字,然后投送给收报人。这不仅手续繁多,而且不能及时地进行双向信息交流;[……]

继续阅读

继续阅读